您的位置: 青浦信息网 > 历史

智能制造海尔和中国的先手局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1:46:46

智能制造:海尔和中国的先手局

在这个转型和剧变的时代里,很多本以为存在于想象中的事,可能早已成为现实。

李克强总理做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,将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发展智能制造做为2017年重点工作之一。《工作报告》中强调,要深入实施《中国制造2025》,要推动传统产业生产、管理和营销模式变革,要把发展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,要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。

智能制造之所以这么重要,原因在于智能制造将以极高的生产效率以及实现规模化定制,改写当前制造业的全部规则。这是一次制造业领域的“大航海时代”,谁更早完成布局,赢得市场,谁就有制定规则的权力。

中国制造业从几乎空白发展到世界领先,其中艰辛难以想象,自然不能在下一个阶段失去先手。但是,德国的工业4.0,美国基于物联的3D打印体系,都已经在构建新的制造业规则。

对中国来说,时间不等人。

但中国也没等待。作为中国制造业龙头企业的海尔,在近日提出了COSMO平台,这是一个海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版工业互联平台。以智能制造为基础,海尔的COSMO平台将能够为各类制造业企业提供智能制造的整体解决方案。

这是海尔从家电制造企业,转型为工业互联生态的关键一步。

也将是中国制造业,在智能制造领域制定规则的关键一步。

从传统制造到智能制造在上世纪初,第二次工业革命时,亨利·福特以流水线生产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,从而使快速大批量制造相同品质的产品成为现实。

这不仅仅是一次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,更为关键的是,流水线生产确立了此后一百多年的商业规则。流水线生产的优势,在于快速批量生产相同的商品,因此,规模效应成为企业赢得市场竞争的关键。基于此,迈克尔·波特在《竞争战略》一书中提出了三种竞争战略,即总成本领先战略、差别化战略和专一化战略。这三种战略,全部基于生产规模的不同而设定,而且,受限于流水线生产的特定要求,企业不可能同时采取两种战略,也就是说,在生产定制化的专一产品时,因为没有规模效应,不可能同时实现总成本领先。

一个多世纪以来,很多老牌的顶级制造业企业,尝试通过优化流水线生产的方式,实现大规模定制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

因此,传统制造业的商业逻辑,必然遵循“消费者需求调研-产品研发-生产-库存-销售”的链条。在商品供不应求的时代,这一链条还能正常运转。但当商品供大于求时,这一链条自然造成库存积压,企业回笼资金困难,无法开展新生产的境地。

而无论德国的工业4.0,还是美国的工业互联,智能制造本质上都是在利用互联技术和智能技术,寻找和探索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里,最有效率,在商业逻辑上更为合理的生产组织方式。

这种组织方式,通过大数据手段,收集和预测用户需求,用户定制商品并下单后再组织生产。生产过程通过智能流水线进行,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都会有大幅提升。只有已经成交的商品才会被生产,因此企业不需要再面临库存和资金回流问题,总成本也能有效降低。在此过程中,因为效率提升和总成本降低,用户得以获得质量优秀但价格合理的商品,企业利润率也得以提升,全产业链上的每一方都将因此获利。

于全社会而言,智能制造将大幅提高社会总体运营效率,降低运营成本,从而使全社会的发展呈现出加速状态。因而,在智能制造领域占据先手,意义重大

海尔自主知识产权COSMO,智能制造第三极目前,世界上智能制造的两大流派,分别是德国的工业4.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。前者强调高度智能化的工业机器人生产,后者更重视互联技术在工业体系中的延伸和应用,并通过3D打印技术,实现增材制造。但本质上,都是提高效率,降低成本,实现大规模定制生产。

海尔的COSMO平台,则在两者之外,创造了第三种路径,即通过开放式的智能制造平台,打造基于智能制造的工业互联平台。

两会期间,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向李克强总理介绍海尔模式

COSMO平台构建了全球工业互联最开放的先进平台架构,分4层。最顶上是业务模式层,核心是互联工厂模式,是实际的智能制造部分。第二次是应用层,应用层是为企业提供具体的互联工厂等应用服务,目前已构建IM、WMS等4大类200多个服务应用,作为提供给平台上各合作企业与平台的交互界面。第三层平台层是整个平台的核心层,支持工业应用的快速开发、部署、运行、集成,支撑实现工业技术的软件化,是为满足用户需求而开发的工业技术软件,是互联工厂的软件部分。第四层是资源层,开放聚合全球资源,实现各类资源的分布式调度,实现协同制造的最优匹配,用来统合各类制造业企业,在平台上为用户需求提供各自的产品和服务。

显然,与德国和美国体系不同的是,海尔自主知识产权COSMO平台涵盖了智能制造部分,但将智能制造作为生产资源开放给全产业链上的各企业使用,整合全产业链的力量,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产品和服务。

海尔互联工厂

打造COSMO工业互联平台,得益于中国制造业的优势。中国制造业拥有极大的规模、几乎全覆盖的门类和完善的产业链条,也拥有极其庞大的用户群体。平台的构建,需要大量的用户和大量的商品及服务的提供者作为基础。只需要把用户、合作资源通过合理的方式整合在一起,便将迸发出巨大的力量。因此,COSMO平台聚集了上亿的用户资源,同时还聚合了300万+的生态资源,形成了用户与资源、用户与企业、企业与资源的3个双边市场,通过实现横向、纵向和端到端集成,形成了开放、协同、共赢的产业新生态。这意味着,通过COSMO平台,数量庞大的用户,可以与同样数量庞大的、覆盖各个门类和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企业链接在一起,从而使产业链条上的各方获利。

打造COSMO工业互联平台,也很好地解决了中国制造业的短板,从而使《中国制造2025》得以更有效地实施。当前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最大问题,是发展水平参差不齐,自动化和智能化程度也不相同,不可能同步实现转型和跃迁。因此,一个跨产业,在生态层面上相互联接和协同的平台,连接用户需求和生产企业,以用户需求为核心驱动力的商业模式创新,将解决中国制造业整体升级的问题,使产业链上的各类企业在平台上找到自己的价值。

毫无疑问,COSMO模式比德国和美国的智能制造体系更为先进,是世界智能制造领域的第三种路径,也是效率更高的路径。更有利于发挥中国制造业规模效应的优势,实现中国制造业水平的整体提升和转型,为中国制造业加入了中国心。

显然,对海尔而言,COSMO平台的建立,是海尔多年来互联化转型的优秀成果,是海尔在面对制造业转型升级时抢得先手。而对中国而言,因为COSMO平台的建立,中国制造业将在向下一个工业时代转型过程中先行布局,并建立起符合中国的节奏和趋势。

而得势者,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,必得天下。

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拉萨癫痫病哪家医院
北海到哪里治疗癫痫病好
莆田专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
中卫癫痫病医院是哪个
阳江好的癫痫病医院是那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