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青浦信息网 > 健康

洪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7:36:29

前夕(一)  “溃垸了!溃垸了!”村公路上一妇女骑着自行车一路吆喝。我正在自家田里收割稻谷,听到喊声心里一慌,没来得及拿上箩筐扁担镰刀,深一脚浅一脚地就往家赶。  今年是有史以来洞庭湖水位最高的一年,长江水位也在直线攀升,广播电视上每天都在报道。水位一个劲地往上涨,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,村民们都忙着把家里的树木砍伐了制作木排,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  此时正是1996年7月19日下午三点,刚赶到家里就听见广播里村干部在辟谣:“大家不要慌,镇定,刚才是谣言。”接着又点名部分村民上堤防汛。我也在被点名之列,匆匆忙忙扒了口饭就骑上自行车随着大家往大堤上赶。  是夜,天空漆黑如墨,伸手不见五指,听着惊涛骇浪拍击大堤的声音,心里总有种“山雨欲来”的感觉。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。  时间定格在7月20日早上七点,似晴天一声霹雳,广播里传来急促的声音:“不好了,不好了,沱江缺口了!”  心一下子沉到谷底,脑中一片空白,随着人流懵懵懂懂地往回跑。路上到处是行色匆匆的人们,他们或用板车,或用手扶拖拉机把粮食、家具、肥料等往大堤上运。我也赶紧回家把仓库里的稻谷用麻袋装好,和大舅子一同搬上他的手扶拖拉机运到大堤上。整整忙活了一天才把岳父家、大舅子家和自家的东西运送完毕。在大堤上搭起临时木棚,把老婆孩子安顿好,然后回家静等洪水的到来。    前夕(二)  我居住的镇子南临洞庭湖,北依沱江水(长江支流)。每年夏季,南北水都会暴涨;虽然年年都在加高大堤,可还是很难挡住滔滔洪水的肆虐,一到汛期,每个村都会派村民轮流上堤,查管涌,锄草皮,清沟沥水,冬修水利那是从未间断,几十米高的大堤都是农民一锹一担垒起来的,浸泡了多少人的血汗!可今年的洪水实在太大,告急!告急!南北大堤全线告急!  邻乡驻守的北面堤段出现大的管涌,情况万分危急。这时要是有正确的领导,合理的抢修,完全可以排除险情。可是,那可恨可恶该千刀万剐的值班乡干部却在别人家里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。群龙无首,值守大堤的村民看到这么大的危险,一时慌了手脚,作鸟兽散,导致大堤在7月20日早上七点崩溃。我们镇子和邻乡之间还有一道防护堤,就是这道防护堤为我们赢得了宝贵时间,整整一天一夜洪水也没到我们村。有了一天的时间,我们把家里大部分有用的东西搬到了大堤上,老弱病残也全部送到了临时搭建的木棚里。  夕阳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土黄色,远处的天空灰漫漫一片,一只离群的大雁嗷嗷地从头顶飞过,鸡鸭也迟迟不肯归笼,烦躁地在屋前屋后扑棱着,一头小水牛崽子在大路上奔来奔去,时不时发出几声悲鸣……  夜,如期而至,黑色把一天的喧闹隔离在了另一个世界。人们在惶然和焦急的煎熬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    泛滥(三)  第二天,人们早早地起了床,各自默默地收拾着家里还没来得及运走的零零碎碎。这时,耳边隐隐可以听到远处轰隆隆的声音,那是房屋倒塌的声音。东边天空白茫茫一片,附近并没有雾,天际尽头却是雾气缭绕,一派暗无天日的景象,黑沉沉的,就好像压在人们心头的愁绪,挥之不去。家里活的牲口没办法带走了,有人提议把栏里的肥猪宰了放在木排上,带到大堤上去。于是,没来得及找屠夫,有人自告奋勇,找来一块篾片削尖了当做屠刀。人们把猪从栏里牵到大路上,也不用杀猪的其他工具,直接拖翻了,一篾刀进去,然后挨次一路杀过去……  我家和岳父家相距不远,而唯一的舅哥也有自己的家当,我家里三个弟弟还没成家,能帮得上父亲,所以我就早早地来到岳父家里帮着收拾。我们把家里的前门后门,还有窗户全部打开,以免房屋受不住洪水的冲击而倒塌,把木排用绳索拴在屋前的大树上,然后把一些零碎放在木排上,一切收拾妥当,等待洪水的到来。  上午九点,洪水像一条目空一切的长龙,悠闲地从沟港一路漫过大地,一会儿功夫就漫过膝盖。屋前屋后的水位差有一米多高。水流渐渐湍急,这时候意外出现了,木排不能浮起来,也不能动,看着洪水越来越急,心里像看到了末日一样,一下子跌到万丈深渊。冷静下来一想,绝不能就这样让洪水把我们吞噬!我和岳父拿着木杠下到水里用力撬木排,也不见移动分毫。洪水涨得好快,一会功夫就齐腰深了,情况危险万分,要么葬身洪流,要么在洪水没顶之前让木排浮起来。也许天无绝人之路,在我和岳父的拼命努力下,生命之舟终于浮出了水面!我也深深地吐出一口气,不觉泪已盈眶。    泛滥(四)  洪水是猛兽,真的没错。我们刚脱险不久,洪潮汹涌,波涛澎湃,一浪盖过一浪。木排就像一片树叶漂在水上,根本无法控制,只能让它随波逐流。从上游不时有家具什物漂过来,还看到一只空木排打着旋儿随波翻滚着。不知道是哪户人家没有逃过被猛兽吞噬的命运,我心里一阵黯然。还没回过神,突然听到舅哥的大喊,舅哥家和岳父家之间只隔了两户人家,他单独在一个木排上,听到喊声一看,他正在往屋前的一棵大树上攀爬。原来,他所在的木排正被屋前的一排大树挡住了,由于水流速度太快,木排被水冲击得直往下沉,不得已他只能往树上爬。这可是一个要命的事情,如果不及时营救,迟早会力竭而葬身洪水中。我们的木排不受控制,无法向他靠近。我目测了一下距离,他大概离我们五十米远,心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。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他自己跳下水游到我们这里来,但那样是很危险的,因为水性再好的人在激流中也不能坚持很久,一个浪花也许就会把他打得不见踪影。可管不了那么多了,要是再犹豫,也许连这个唯一的机会也会失去。我焦急地冲他大喊:“快!快跳!来不及了呀!”  他咬咬牙,一纵身扑到水里,奋力向我们游来。有时候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,看着他在洪水里一沉一浮,我心里一阵阵痉挛。凭着一股顽强的求生本能,舅哥离我们越来越近了。我心里刚升起一股欣喜,这时一个浪花从后面向他扑来,一下打得他不见了人影。一丝痛苦揪扯着我的心脏,脸色一阵惨白,喉咙里发不出半点声音,只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呼喊:“快起来呀!快起来呀!”  正当我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,他终于冒出了水面,看得出他已经精疲力竭了。我伸出竹篙,但还差一点点,怎么也够不着,我们大喊着为他打气:“加油!加油!”近了,近了,一寸一寸地近了!终于抓住了!可是我怎么也用不上力气,好像力气被刚才的惊吓抽空了。岳父看到我这样,赶紧过来帮忙,这才把他拉上了木排。  好久我们才缓过气,血色又回到了脸上。总算战胜了又一个难关! 共 25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新婚早泄的表现有什么
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
昆明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