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青浦信息网 > 健康

血灵珠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5:54:55

小桃的钱丢了。她就出去了一小会儿,回来便发现所有的铜板全没了。“谁拿了我的香香钱啊!”小丫头跳着脚大嚷着,一如在潏川面对那些死不认账的师兄们。可眼跟前的人俱都面无表情地瞧着她一言不发。想想也是。有谁偷了钱会主动承认?就说自个“不自觉”地藏了东西,何曾承认过。熟知小桃的人都晓得,她那个兔子洞内简直空无一物,所以小丫头外出连门都不带。这倒不是她太过粗心,而是这个七拐八拐的土洞根本就没有门。在这里强调一下!不仅在人世,即便在修真界乃至灵界,财帛那也是至关重要的。如果你没有这好东西,照样遭人白眼,甚而寸步难行。或许那么点铜板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,但对小桃这样的糖葫芦超级爱好者而言,失去了所有财产便如同天塌下来一般。也怪她光图省事了,只将这处天然土穴稍加拓深就搬进来了,压根就没想着要防火防盗。本来香香钱都放在小口袋里随身带着,可那天她晾洗衣裳时随手搁墙洞里了,却不想……唉呀,修真界也有挑小孩下手的。难过的小桃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,心里可不是滋味了。但钱没了就是没了,难不成还能自个飞回来。看来只有先炼点丹丸了,只有这样才好换了钱装大门啊。于是气鼓鼓的小桃拎着袋子外出采药去了。  小桃要炼制的是种叫“玄灵上清丹”的灵药,药典上唤作“黄芽丹”。这种可以帮助低阶修士成功筑基的丹丸向来是抢手货。坊市上售卖的那些知名品牌,虽宣传的神乎其神,可实际功效却不敢恭维。  炎光山,是处灵气充沛的好地方。这里生长了不少好东西。当然了,在这连绵峰峦中也存在着未知的危险。曾经就有修士毫无征兆地遭到了袭击,甚而还未来得及求救便丢了小命。话说小桃在林莽间寻了大半日,采了不老少虾须草,刺茎蒲黄,和九叶紫菀。眼见的太阳已然西坠,她才靠着株大树坐下了来。她打算休息一下,到了晚间再挖些会散发荧光的琉璃竹节草,或逮几只专在夜间出没的冰焰寒萤乃至四翼血蝠。可她还未来得及咬口糖葫芦,但觉手中一松,糖葫芦已然不见了。“谁和我开玩笑?”小桃还未扭过头,又是“嗖”地一声,她已被根藤蔓缠住了腰扯向半空。“哈,先吃糖葫芦,再吃小胖胖!”随着一声欢呼,无数血红的藤蔓呼啸着朝小桃卷来。“雷火”,身处险境的小桃低喝一声,周身立刻腾起了一层闪烁着刺目电弧的幽兰火焰。那些缠缚小丫头的带刺藤条霎时被烧成了灰烬。“天那!这小丫头会玩火。”血色藤蔓被吓了一跳。但紧接着周遭那些密密麻麻的触手大张开来,自中喷出一股股腥臭无比的粘稠液体。如果是普通火焰,很有可能被这种具有腐蚀性的毒液消融扑灭。进而把这个浑身冒火的小丫头一并腐蚀溶解。但这可是能焚尽万物的无极雷火啊。那些个源源喷出的血色液体还未接触到小桃的身体就化为了青烟。非但如此,一丝丝跳跃闪烁的莹亮电弧竟在不知不觉将整个大树都围裹了起来。“糖葫芦还你,仙子就放过我吧?”自知惹上麻烦的血藤巨树苦苦告饶起来,甚而就连那张丑陋的怪脸也因惊恐而不禁流下泪来。“现在说这话不觉迟了吗?”小桃对敢打自个主意的家伙向来不会心慈手软。“我还有铜板,全给你!”血藤巨树依然痛哭流涕地哀求着。可小桃已起了杀心。“收!”随着小桃的低喝,那张雷电大网猛然收紧了。在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!巨树高大粗壮的躯干迅速缩小起来。  原本只想采些寻常药物,没料到会碰上这等好东西。小桃啊,你的运气还真的不错。小丫头眉开眼笑地抓起这根只剩下一人多高的怪异藤树飞遁而去。此刻的小桃那是满心的欢喜。要知道,这种蛇触血藤可是极为罕见的至宝啊!据说在修真界已然绝迹了。却不想机缘巧合下让自个得到了。其实,单论这巨树和血藤都不算什么稀奇。这大树只是常见的金花香楠,除了香味浓郁可配制香料外也不会太金贵。而这种血藤也只是吞食些小型鸟兽罢了。但它们若结合在一起就了不得了。金花香楠浓郁的香味具有迷幻效用,极易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丧失神智。而吞食了大量活物的血藤更带有致命的毒液。两者交融相生的时间若是久了,那此物便可化为灵异之体,说不定就能成为逆天的存在。先前之所以有修士无故失踪,多半就是着了这妖孽的道。而她小桃差点在阴沟里翻船,除了她一时大意,也和这妖孽极善于伪装有关。需知金花香楠多生长在藤蔓旁。而这株同其他藤类没多大区别的蛇触血藤就缠缚在香楠之上,借助其繁茂的枝叶隐形待机。试想一下,若有人不经意被这股浓郁的香气所迷获,不查之下,怎能逃脱血藤的暴然袭击?也得亏她小桃有着能够克制毒液的罕见雷火,换做寻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。  半日后,小桃出现在了梅花老祖的金樱苑内。她啊,要用这株藤树炼制血灵丹,并且捎带着炼颗木灵丸。如果能够成功炼制出这种上古秘籍中记载的灵珠,就可以使自个的蛟魂凝为实体,进而威能大增。至于木灵珠,她虽用不着,但也可卖个好价钱。  唉呀!来了。来了。梅花老祖一听到小丫头的嚷嚷声就头痛不已。这小不点,可淘了,她成日缠着自个要这要那。而且还经常趁其不备偷偷拿东西。  尽管梅花老头有一百个不情愿,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打开了大门,原因何在?对方是可爱的小桃啊!自己受命要好好照顾的小桃啊!只是当他瞧到小桃手上的奇异藤树!原本苦巴巴的老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。“蛇触血藤”,居然是传闻中的蛇触血藤!老头子一把抱起小丫头!在其胖嘟嘟的脸蛋上亲了好几下。木灵之气,对于自己这根木头桩来说,有什么比木灵之力更重要!当初啊,伟大的码字者为了剧情需要,不惜动用秘术赐予它这截木桩强大的法力。但说到底,那也仅仅只是口仙气而已。毕竟,除了赋予自个几件寻常法器外,基本上就不管不问了,至于具体该怎么修炼,可全靠他老头子独自摸索了。  “谢谢你小桃,给我老头子送来了大补的东西。放心吧,你的糖葫芦我包了。”看到老头子贪婪的目光,小桃立刻死死护着她冒死得来的宝贝。“梅花爷爷,你误会了。我只是在这歇一下,吃了饭就走。”“什么?”见小桃如此绝情,老梅花拉下了脸,蛮横地嚷道,“不成,到了我的地,就的分我一半。”一番争夺之后,气力不足的小桃只得和这个凶巴巴的老头妥协了。经过长时间的讨价还价,他们最终达成一致。他梅花老祖出灵石,换材料,小丫头负责炼制,珠子炼好后二人平分。为了防止小桃这个鬼灵精反悔,他们还郑重其事地将合作协议刻在了洞壁上。“所有弟子从即刻起加紧防范,没有我发话,任何人不许出入”老头子特意做了严密布置。尽管二人都煞有其事地按下了手印,但他可不认为黑心肠的小桃会信守承诺。  很快的,梅花老祖就将炼制灵珠所需的材料凑齐了。接下来将看小桃的了。在老头子外出期间,小丫头也没闲着。她要翻阅大量的药典好做到心中有数。此外还的将自身机能调整到最佳状态。虽然小丫头根本没打算要与梅花老头平分自个炼制的宝贝,但眼下还不是翻脸的时候。  在一切都准备停当后,小桃便按照丹经上的记载忙活起来。首先,她让人把藤树截为小段浸泡在由天竺灵液(天竺灵竹的汁液),垂丝悬铃花,桃斑羚角,鹤鸣果,鬼面茸菇,尸腐石耳,青焰花,针蓬草等珍惜材料配制的溶液内。这些特殊的液体能够拔除藤树所蕴含的阴毒,污臭。接下来,又将其捞出磨成浆,搅拌进由金樱藤,乌梅皮,姜黄根,紫花藻,郁香木棉,兰茼木屑,黛石,赤莹沙培育的营养液中,兑入无根水,然后栽植上大量的青灵木葵。这种生长在泥沼,滩涂地带的阔叶植物虽然普通无奇,但其粗壮的根茎,却能吸收木灵气。用它分离池中的木灵之气是再好不过了。只是所需的时间太长了。但这也没办法呀。一来,梅花老头这个速成修士不能直接吸收藤树内蕴含的木灵气,二着,小桃也不愿有人凭白占自己的便宜。  待木葵种下后,小桃又将梅花老头寻来的五彩斑蝥养在了池中。这种南疆特有的巨型甲虫专食粪腐烂,最喜血腥,可以很快吸取转化血灵之气。小桃之所以要这般劳心费神,那是因为这株藤树相寄相生了数千年之久。在此期间它不知吞噬了多少活物。在漫长的岁月中,楠树的奇香与血藤的阴毒已然融为了一体。而死去的生灵魂魄则被其带有迷幻效果的尸腐之毒牢牢困在体内,变成了可怖的怨灵。因而单靠小桃那点真元之火很难将之彻底炼化。所以不得不多费心手脚。  几个月后,木葵长成,而血灵之气也被巨蝥吸取殆尽。于是小桃召集人手将木葵根茎收集起来磨成了粉,混合了斑蝥的血肉加入芫藜汁,介壳粉,苦厥根粉团成药丸。最后才拿出丹炉开始炼制了。她先在药鼎上层放置了块用天青地衣重重包裹住的海浮石,又在底部盛放了无根之水。待炉膛烧热后,便逐步投入药丸一丝不苟地炼制起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药丸内的木灵之气逐渐受热上升,被多孔酥松的海浮石所吸收。而血灵之气下降化为液体源源不断地滴入无根之水中。  宝珠炼好了,该如何开溜呢?小丫头又开始大费脑筋了。挖条地道吧,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一直堵在门外的老头子逮个正着。于是乎,略显疲倦的小桃打起精神夜以继日地猛挖起来。  该逃跑了。一番踌躇后,小桃忍痛留下一小枚黄芽丹。她可是知道,如果不让老头子落一点好处,暴怒的老梅花一准会阴魂不散地死缠着自个。要晓得,一向温和的老头子发起火来可是不得了。  梅花爷爷,我小桃要走了,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你呢也不用找寻了,将当咱俩从没照过面。小桃下定决心要躲到一个没人的对方,只要老头子没死,她就不出来。可她刚钻出地洞,就被人家揪住耳朵扯了出来。原来你一直都在瞄着我。应变神童看着面色不善的老头子只得乖乖拿出了木灵珠。这下到好,没能占着便宜的小桃就这样被无情地赶出了金樱苑,甚至连顿饭也没混上。“这个冷酷的世界太没天理了!”饥肠辘辘的小桃冲着紧闭的大门发泄一通后,只得挨着饿走掉了。 共 37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
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
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