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青浦信息网 > 游戏

民间弃婴收养场所调查官方接管亲情是难题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8:30

民间弃婴收养场所调查:官方接管“亲情”是难题

在距离河北武安市城区10多里远的一处废弃矿井边的平房里,住着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和数10名弃婴。1996年以来,依靠早年开矿、做生意积蓄和社会爱心人士捐助,她陆续收养了50多名弃婴和孤儿。随着孩子增多,资金压力不断增大。

“56个孩子中,有20个享受不到民政部门补贴,认定不了是孤儿。”李利娟说,根据相关法律,个人收留的弃婴如需认定孤儿,须提供医院出具的孤儿父母死亡证明,或殡仪馆出具的孤儿父母死亡火化证明等,但这在现实中很难操作。

“有的孩子父母死亡后土葬,没有火化证明。有缺陷的孩子都是父母故意遗弃的,找谁证明?因为手续不全,政府认定不了是孤儿,每月只有160元低保金。”李利娟说,20个年龄小的孩子中,只有3个是健康的,每年在医疗方面花费要50万元以上,随着孩子们越来越大,房子也快不够住了。

“搬家”前,有“安平好人”之称的王小芬与收养的13名孤儿住在安平县城2间阴暗潮湿的破房子里。去年6月,县民政局出资租了院子,开始与她合办儿童福利中心,但平时还是她一个人照看孩子。

见到王小芬时,她正在门前揉玉米。房间客厅里脏兮兮的海绵床垫上躺着3个孩子,两个脑瘫和唇腭裂弃婴躺在婴儿车里,一些多动症男童趴在堆满衣服和杂物的卧室床上,还有两名头发凌乱、满脸污物的孩子在阳台间呆着,凌乱的屋里散发着刺鼻的气味。

现年65岁的王小芬说:“这儿地方太小,孩子们活动不开,就怕磕着碰着。库房跟卧室不分,也怕小孩玩火烧着了。”

官方接管“亲情”是难题

随着七部门联合通知的下发,一些民间收养机构里的弃婴面临着“转型”的问题。

采访了解到,常年累月的朝夕相处,使得民间收养人士和弃婴之间产生了很深的感情,即使爱心人士愿意“放手”交给官方机构,已经长大成人的弃婴也不愿割舍亲情。

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景文说,市里准备了50张床位和全套生活用品,准备接收李利娟收养的孩子,但由于她和孩子们感情很深,多次商谈至今未果。

对此,李利娟说,自己都是24小时陪伴照顾孩子,当亲生的一样。公办福利机构工作人员很难有这样的爱心,恐怕不能给孩子家的感觉。

“有一次一个年龄大点的孩子不知从那里听说要把他们送福利院,结果带着20多个孩子集体离家出走。”李利娟说,这件伤心事至今令她记忆犹新。

“人都是有感情的,采取那一种收养方式来照顾孩子并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怎样给孩子们提供家庭温暖。”李利娟说。

随着10多名孤儿陆续考入大学,赵县孤儿院院长冯摩西每到学期开始时就要筹集学费,资金压力越来越大。

“每年的学费方面支出在18万元左右。”冯摩西说,“官民合办”,加大政府在资金、医疗方面的支持力度,对于全国慈善事业的发展都具有积极意义。现最为关心的是,政府办的福利院能否给弃婴和孤儿提供一个家庭的氛围。

多元化构建弃婴救助络

据民政部门统计,目前河北共有900多名弃婴被个人和民间机构收养,全国民间收养的弃婴更不在少数。

针对民间收养存在的问题,河北省民政部门近期展开摸底调研,未来有望采取针对性措施加以完善。一些爱心人士和基层民政干部建议,应整合全社会资源,由政府牵头主导、个人和社会组织辅助补充,构建多元化弃婴救助络。

一些基层民政干部表示,目前一些弃婴难以认定为孤儿,享受不到孤儿补贴。建议本着实事求是原则,通过立法尽快建立科学的孤儿认定标准,完善收养保障制度,规定儿童应享受的福利,对所有弃婴给予救助;理清民间爱心人士和抚养机构的权利、义务,建立健全民间收养监管和扶持体系,例如,可采用“类家庭”寄养模式,让孤儿从小在正常的家庭环境中成长。

单纯的机构收养难以为弃婴、孤儿提供温馨家庭环境,不利儿童成长。赵县孤儿院院长冯摩西认为,可借鉴发达国家经验,采取民间组织申请,政府给予资金、土地、政策等支持并严格监管的方式,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弃婴救助。(马天云 齐雷杰)

个人可以开微店吗
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
有没有免费的微商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